徐翔案法官不再提”尾声” 应莹:资产甄别无明确时间节点

在“私募一哥”徐翔刑期只剩数月、妻子应莹提起的离婚案三度推迟之际,该案涉及财产甄别,开始变得复杂。

12月25日上午,应莹通过其微博与微信公众号发文称,12月24日,青岛中院已经是彻底收回“资产甄别接近尾声”的说辞,而且已经拿不出时间节点了。

“我与斯伟江、吴布达律师应约与青岛中院法官在上海见面。”应莹在电话中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相比于此前明确表示甄别工作会在年底前结束,办案法官这次已经不再提尾声。

对于应莹文章中所提到信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尝试致电、短信方式联系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青岛中院)办案法官,但均未获得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在财产甄别告别“尾声”的同时,徐翔家族控股的是大恒科技(600288,SH;前收盘价9.99元)和宁波中百(600857,SH;前收盘价8.63元),在12月24日晚间发布公告披露,两家公司的控股股东所持股份,被青岛中院进行了为期两年的冻结。

每经记者 彭斐 摄

资产甄别无明确时间点

相比于9月初“年底前结束”的表态,再次与青岛中院法官面谈后,徐翔妻子应莹得到了截然不同的回应。

12月25日上午9时,应莹在公众号文中提到:青岛中院的法官说,到目前为止,案件执行还没有立案,因为案件“还没有达到移送执行的标准”。

2017年1月,徐翔被判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半,并处罚金110亿元,没收案件中违法所得约93.37亿元。据应莹表述,徐翔案发后,家庭名下接近210亿元的资产都被查封,这包括泽熙系公司的资产、徐翔父母名下以及夫妻名下的所有资产。

应莹在2019年发布的个人声明中表示,在徐翔案判决前,2016年9月,青岛中院划扣个人银行卡余额约5亿元,2016年11~12月,划扣信托账户资金余额约100亿元(未通过信托公司,直接从银行端划扣)。判决后,2017年6~9月,划扣个人证券账户资金余额约16亿元。

此前,徐翔财产执行案中的代理律师斯伟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供的相关文书显示,徐翔所得赃款已全部被追缴,判决书结合案件证据,判决生效后,至少有约120亿元为夫妻共同合法财产。

在12月24日的会面中,陪同应莹一同前往的,除了斯伟江,还包括徐翔财产执行案中的另一代理律师吴布达。对于双方交流的内容涉及到的时间节点,应莹提到,法官深思熟虑后诚恳地说:“我们也给不出时间点,我们也想尽快”。

相比于应莹此前在微博中透露的信息,这一说法截然相反。5月31日,应莹在微博上称:“承办法官亲口告知我资产甄别已‘进入尾声’。”而在9月2日与办案法官再次面谈后,应莹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主办法官非常正式地表示,资产甄别工作会在年底前结束,很有可能提前。”

不过,在数月之后,资产甄别工作并未在年底结束。应莹在文中提到,12月24日,青岛中院已经是彻底收回“资产甄别接近尾声”的说辞,而且已经拿不出时间节点了。

对于应莹文中提及事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12月25日上午致电青岛市中院徐翔案件相关负责人,但电话被对方挂断,截至发稿,相关短信也未获得回应。

不过,应莹文中提到法官给出的解释:“这些年来,他们(青岛中院办案法官)一直很勤奋地出差,连最近疫情期间,他们都到处为徐翔案的资产事情奔波,无奈是案件太繁杂,导致无法完成。”

徐翔家族持股再遭冻结

在资产甄别时间表不再明确的同时,徐翔案件涉及的相关股权资产,则继续被青岛中院冻结。

12月24日晚间,宁波中百发布公告披露,公司当日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通知,青岛中院对公司控股股东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公司3540.53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和公司自然人股东竺仁宝持有的公司1888.4万股进行继续冻结。冻结起始日为2020年12月24日,冻结期限为2年。

与此同时,大恒科技也发布控股股东股份被轮候冻结的公告,根据青岛中院相关文书,对公司控股股东郑素贞持有的证券及红利予以轮候冻结,冻结期限为二年。截至目前,郑素贞持有约1.3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占大恒科技总股本29.75%。

“(徐翔家族)控股的是大恒科技和宁波中百。”应莹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大恒科技的实际控制人郑素贞是徐翔母亲,宁波中百的控股股东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是徐翔父亲徐柏良名下公司。

在2019年个人所发表《说明》中,应莹提及的“徐翔案的合法资产”涉及法院判决时徐翔直接、间接及旗下资本平台持有的多家上市公司。

作为徐翔的妻子,徐翔和泽熙系的股票,并未出现在应莹名下。“我们家的资产大部分是在徐翔父亲名下。”应莹说,因为徐翔最早炒股的本金是来自他父母,随后(资产)就在他爸妈名下,这样一直延续下来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3月提出离婚后,应莹与徐翔的离婚案已经延期3次,但应莹曾多次重申,其要接手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两家上市公司实控权。

在一位接近徐翔的人士看来,徐翔家族持股的上市公司不少股权均被冻结,而因徐翔入狱,财产甄别未能完结,也对相应上市公司的运作产生影响,其实际控股的大恒科技、宁波中百在资本市场的发展直接或间接受到一定影响。

8月4日,宁波中百公告称,公司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来的《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根据两份文书,因中国建筑第四工程局有限公司申请,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宁波中百资产依法予以强制执行。公司部分银行账户和所持西安银行(600928,SH)股权发生冻结,此次冻结现金和股权价值已超过5.4亿元。

2017年12月28日,公司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被罚的原因是由于前董事长龚东升违规担保。《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这起执行案件始于宁波中百前实控人龚东升的违规担保,而担保发生在徐翔入主之前。

2020年12月23日,宁波中百在公告中提及,本次被执行的资金已导致公司无法继续购买理财,按照2020年上半年理财的平均利率来测算,已影响本年投资收益约75万元,并将会持续影响今后年度的投资收益约300万元。

“目前宁波中百深陷担保案,给上市公司经营发展带来困扰。”在应莹看来,这些年宁波中百遭遇的很多问题与股权长期冻结、实控人缺位有很大的关系。

作者:彭斐

(原标题:徐翔案办案法官不再提“尾声” 徐翔妻子应莹:资产甄别无明确时间节点)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RIPRO主题是一个优秀的主题,极致后台体验,无插件,集成会员系统
沙巴体育官方_沙巴体育注册_沙巴体育官网 » 徐翔案法官不再提”尾声” 应莹:资产甄别无明确时间节点